世界杯在线注册
英超队歌巡礼(1) 纽卡斯尔主要有两首 圣詹姆斯公园氛围火爆

如果你有机会在安菲尔德感受一次全场5万观众齐声高歌的震撼场面,你会更加热爱足球这项运动。

从亚普顿公园到伦敦奥体,开赛前场边飞起五颜六色的肥皂泡,铁锤帮的歌声恢弘大气,其实不比安菲尔德的气氛差。

需要指出的是,队歌是唯一的,一支球队的球迷加油助威歌有很多,利物浦的Allez最为著名,马竞球迷也改成西班牙语词儿,在与曼联和曼城的欧冠比赛中放声歌唱,曼市双雄是不是产生了一点错觉?

另外,一支球队的球迷有很多助威口号(chants),而且会根据比赛情况现场改词儿,一方面为本队球员加油,也有很多时候调侃嘲弄对方球员。

现在英超的传统是,球员入场的时候,广播系统开始播放主队,全场球迷一齐高歌。

今天重点介绍一下纽卡斯尔联队的队歌,实际上喜鹊有很多队歌,最近相对固定为两首,一首是恐怖海峡乐队的《回家》(Going Home),另一首是改编自英军步兵军歌的《克莱顿竞赛》(The Blaydon Races)。

可能不少朋友对这个乐队和歌曲很陌生,别小看了Going Home,2014年的爱丁堡军操表演都演奏了这首曲子。每年的爱丁堡军操表演,全球有10亿电视观众收看直播,被认为是苏格兰的一项重大文化活动。

其实我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喜欢Dire Straits,也推荐很多喜欢足球的朋友听听这支英国老牌乐队的歌。喜欢吉他的朋友当然会尝试去练习Sultans of Swing,而《患难兄弟》(Brothers in Arms)歌词之深邃,绝不亚于约翰-列侬的Imagine。

Going Home曲调悠扬,前半部分以吉他为主,后半部分突出了苏格兰风笛。

纽卡斯尔很多球迷特别喜欢Going Home,主要也是因为马克-诺普勒父母都是本地人,虽然马克出生于苏格兰,但7岁又搬回纽卡斯尔居住,一直到上大学。而且马克-诺普勒确实也是纽卡斯尔联队的忠实拥趸。

纽卡斯尔球迷认为这是自家球迷创造的歌曲,其风格也特别适合这座英格兰北方城市。

但Going Home有一个巨大缺陷,就是这是一首纯音乐,没有歌词,而且偏长,总之,这没法在足球场让5万人合唱!

所以很多纽卡斯尔球迷还是喜欢改编自英国陆军北方部队军歌的《布雷顿竞赛》(The Blaydon Races),本赛季不少主场也播放了这个曲子,纽卡斯尔球迷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合唱的氛围也不错。

这首曲子的历史都能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的赛马比赛,但曲子风格更像是打了胜仗轻松班师回朝,缺乏了一种激愤的情绪,不像《你永不独行》那么振奋人心。

曼城的队歌《蓝月亮》确实不够震撼,万人合唱效果很差,这几年曼城球迷干脆唱上了披头士乐队的Hey Jude,后来纽卡斯尔球迷也学来了这一手。

最后提一句曼联的队歌,Glory Glory Man United 改编自美国伞兵部队的军歌,看过电视剧《兄弟连》的朋友应该很熟悉那个调调。如果再往前追溯的话,这首歌出自美国南北战争时期。

如今曼联的老板也是美国人,曼联球迷还特别讨厌格雷泽家族,可当初怎么就挑了一首美国军歌当自己的队歌!

而再看看我们,职业联赛发展也有28年了,哪支球队的队歌,除了自家的核心球迷组织团体会唱,大多数本队球迷和更大多数的中立球迷会有一点点印象?

世界杯在线注册
【科普】为什么曼联队歌改改词就变成了热刺队歌?

英超还剩最后一周,但热刺已无主场比赛,所以上周日迎战曼联,便是“旧”白鹿巷最后的纪念。说来也巧,正因为对手是红魔,这场告别之战便有了两队球迷共唱同一旋律的奇景。客队拥趸高歌《光荣属于曼联》,而热刺也有一首《光荣属于托特拉姆》。论名气,前者在当今足坛可能更为有名,不过也千万别误会——热刺绝对不是在模仿对手,而只是与红魔改编了同一首非常经典的歌曲。

论年份,《光荣属于托特拉姆》其实比《光荣属于曼联》更老资格。早在上世纪60年代,“Glory, Glory, Tottenham Hotspur”(光荣 光荣 托特纳姆热刺)的歌声就开始在白鹿巷响起。因为人数众多,有时候热刺球迷还会把旋律带到客场。而曼联的正式版本则直到1983年才出现,由乐队“赫尔曼的隐士们”成员之一弗兰克伦肖填词谱写。

伦肖填词是为庆贺红魔杀入当年的足总杯决赛,所以在《光荣属于曼联》中便有了“我们正在去温布利的路上!”等等剧情描写。《光荣属于托特拉姆》的歌词则相对比较简单。“托特纳姆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队”,“北伦敦的骄傲是白鹿巷之王”,反反复复都是球迷直白赞美心爱球队的声音。不过无论歌词是名家改编还是球迷自创,朗朗上口的旋律都是一样。这也正是两首队歌来源的特点——歌词随便改,曲调永流传。

按照西方相对公认的说法,《荣耀属于XX》均改编自美国名曲《共和国战歌》(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后者创作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是由茱莉亚沃德豪女士在1861年填词谱写的一首爱国歌曲。该曲又脱胎于一首名为《约翰布朗之躯》(John Browns Body)的进行曲。后者曾传唱于北方联邦军军营,被认为是为纪念被杀的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而作。这首歌的词作者究竟是谁现在已无从考证,而最早版本的歌词也比较粗俗不堪,这才让听到激昂旋律的茱莉亚豪有了改写新曲的念头。

至于《约翰布朗之躯》的作曲是谁,至今也没有统一的说法。有一种观点认为它是由威廉史泰夫在1856年完成,是乐曲《迦南之乐土》(Canaans Happy Shore)的旋律。不过也有人认为史料不实、证据不足,作曲者可能另有其人。可以确定的是,类似的旋律其实很早就曾在各种赞美诗中出现。“glory, hallelujah!”(光荣 哈利路亚!)的歌词句式在美国甚至可以追溯到1800年前后。

曲调历史悠久,《约翰布朗之躯》和《共和国战歌》又声名远播,这一个半世纪以来再出各种改版也就不足为奇。单说体育界,把旋律借过来再把歌词“哈利路亚”改成本队队名的就不只是热刺和曼联。其中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改编的热刺还不是最早开始行动的,苏格兰足坛在1950年代就已经有了《光荣属于爱尔兰人队》,由已故苏格兰歌手赫克特尼科尔填词。

1968年,英格兰利兹联队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版本。为庆贺该队拿下联赛杯和国际城市博览会杯(既欧联杯和联盟杯前身),音乐人罗尼希尔顿谱写了《光荣属于利兹联》。比较有趣的是该曲开篇歌词首先提到的是曼城名将萨默比(1968年旧英甲冠军)和曼联名将乔治贝斯特(1968年欧冠冠军),另外还有利物浦、阿森纳和热刺等传统劲旅,然后才唱到“让我们为最爱的球队唱出赞美”。

由于曲调“百搭”,澳大利亚橄榄球队南悉尼兔子在最初改写本队版本的时候甚至把所有对手的队名都写了进去。如此但凡有对手改名,他们的战曲不是还需要进行微调?相较之下还是热刺版本歌词简单,直白重复更有洗脑的效果。最后再让我们来听听《光荣属于热刺》和《约翰布朗之躯》,感受一下同一种节奏演变出的不同神曲。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世界杯在线注册
为足球歌唱盘点那些激情奔放的球队队歌有福利

在这世界上,有两种通用的语言,一种是足球,一种是音乐,而足球的音乐让两者达到了完美的统一。足球和音乐虽然分属两个事物范畴,但无论是在绿茵场上还是在演出舞台上,“激情”二个字都是引领整个局面的关键词,球迷与乐迷也因此为足球飞出的美妙弧线和吉他的绝妙如痴如醉。

如果说球迷的呐喊是球场上最动听的主旋律,那么足球歌曲就是这主旋律中最突出的音符。一首动听的队歌可以把球场的气氛烘托到顶点,配合着全场球迷的歌声,让球场陷入疯狂中。音乐也是足球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每支球队或多或少都有属于自己的队歌,队歌承载的不仅是球队的精神,还沉淀了球队的历史。相信大家一定听过不少优秀的足球歌曲,在此向大家介绍一些俱乐部的队歌,希望球迷朋友喜欢。

AC米兰队歌是一首全世界球迷熟悉的足球歌曲。奔放的旋律、激情的演唱、火爆的球迷和声,这便是AC米兰队队歌。激情火爆是这首歌的最大特点,因为80年代末的米兰的确火爆异常。即使你不是AC米兰的铁杆,但是每当耳边响起这首《米兰,米兰》,你总能被撩出些怀旧的情怀来。这首歌风靡于上世纪90年代,那是属于意甲最后的辉煌岁月,也是从那时起,我们开始萌生出对欧洲豪门最初的迷恋。发辫飘逸且冲劲十足的古力特、自信优雅但命运多牟的巴斯滕、稳健而不失杀伤力的里杰卡尔德、58场不败的惊世纪录以及性感火爆的攻势足球,这些早已经变成我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

意甲名旅尤文图斯队素有“老妇人”的美称。他们的成熟稳健是球队获胜的法宝,也是竞争对手的噩梦。也许是历史文化积淀在起作用,作为意甲联赛历史最悠久的俱乐部之一,尤文图斯的球迷歌曲都颇具水准,而且传唱度都很高。在这首优雅的队歌中,只有美妙的旋律,没有可怕的噩梦。当歌声响起时,飘逸的旋律将会把你带到一个美丽的仙境,这里山花烂漫、绿树成荫,这里空气清新、天高云淡,更重要的是这里有黑白相间的足球,有球风飘逸的皮埃罗,有风格稳健的尤文图斯。尤文,尤文,稳健的尤文,飘逸的尤文。

皇马的足球无疑是华丽高贵的,皇马的成就无疑是辉煌灿烂的,皇马的形象无疑是高大伟岸的,那么皇马的队歌呢?同样地高不可攀。这是一首与众不同的队歌,就如同皇马鹤立鸡群于欧洲足坛。帕瓦罗蒂的歌声与地位吻合了皇马的成就与地位。帕瓦罗蒂的歌声体现了皇马的高贵与卓尔不群。就像皇马的成绩一枝独秀一样,皇马的队歌也不是普通听众能够欣赏的。它曲调优美但高高在上,因此便远离大众而不是普通球迷能够演唱的。

巴萨队歌是一首节奏优美的足球歌曲更是一首斗志昂扬的军歌,气势恢宏的旋律、铿锵有力的唱腔无一不显示了巴萨的团结与顽强。相信即使不是巴萨的球迷,也都已经非常熟悉巴萨队歌中“Barca!Barca!Barce!”的经典结尾。而随着拉玛西亚近10年的辉煌,这首歌已经多次在重要的比赛中萦绕在全世界球迷的耳边,当诺坎普全场9万多巴萨球迷齐声高唱这首歌时,回荡在球场上的不仅仅是巴萨的辉煌,更有巴萨厚重的历史。

《你永远不会独行》作为利物浦队歌被很多人熟知,无论红军是领先还是陷入绝境看台上的歌声永远都不会停止,可以说陪伴俱乐部走过无数风风雨雨。其实YNWA的影响力早已经超远足球。《你永远不会独行》不仅仅是利物浦队歌,忧郁的基调和振奋人心的歌词,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成为俱乐部文化的一部分。它的歌词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人们努力效仿的道德指南针。在逆境中,它提供了灵感和希望。在顺境时,它是对奋斗和苦难的荣耀歌颂。这首歌团结了利物浦人民,激励着球场上的球星们创造奇迹。以其世界性的主题,已经成为了俱乐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并不令人惊讶,而且还将继续传承下去。

Glory Glory Man United为曼彻斯特联队的第二首队歌,曲调高昂,催人奋进,每次听到它都感觉意气昂扬,充满了英雄主义的斗志豪情,也充分体现了曼联作为当今世界足坛豪门俱乐部的雄伟霸气.而这首经典歌曲的来源却是出自一首不朽的且流传已久的经典歌曲: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共和国战歌)

一首志气昂扬、整齐有力而又不失友善的行军曲,独属于那些天真无邪、朝气蓬勃的浪漫少年。不管历史上怎样沉浮,无论有多土豪的老板,我们只想喝着小酒唱着歌,在斯坦福桥过上个无忧无虑的周末。日子嘛,简单就好。

虽然曲调十分简单,但是却也拥有很强的感染力。第一次是在天下足球那期队歌专辑里听到的,诧异于如此动听熟悉的歌曲,原来就是拜仁的队歌。相信大家也一定很熟悉它的。正如歌词中所写“漫漫长路,我们希望从头开始。比赛艰辛,我们患难与共,胜利是唯一的回报!”正是歌词中的这种精神支撑着德甲王者走向每一次的辉煌,加油拜仁!

从纯音乐的角度来说,我个人认为最好听的足球俱乐部队歌,非这首桑普多利亚队歌莫属。作为意甲七姐妹之一的桑普,很早就来访过中国,曼奇尼、隆巴多的精彩球技,让远在中国的球迷记住了这只水手之队。而伴随着球队一起被球迷们记住的,还有它的队歌——《FORZA DORIA》。这是一首曲调十分悠扬的歌曲,抒情的风格虽然不适合在球场上播放,但是旋律优美的让人久久难以忘怀,配上球员在球场上的英姿,简直就是一首完美的艺术作品!

福利来啦:关注并私信我,发送文字“为足球歌唱”即可获取《为足球歌唱—经典球队队歌视频欣赏》

世界杯在线注册
超级颜论

作为一名球迷,唱自己支持球队的队歌几乎是一门必修课。但您知道那些著名豪门队歌的渊源和背后折射出的文化吗?本期节目,颜强和著名乐评人张晓舟将为您揭开谜团。

贿赂舞弊、宫斗撕逼、大国暗战、谍战卧底……FIFA大会暗潮汹涌,中国该怎么办?

郝海东阐述了许多中国特色的奇葩遭遇,如果没有这些阻扰,他很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本赛季绿地申花和上港加大投入,德比火爆异常,他们很有可能挑战广州的霸主地位。

切尔西被称为Boring Bus(无聊大巴),但实际上,切尔西本赛季的进球数仅次于曼城。

颜强:喝启力添动力,欢迎大家来到由娃哈哈赞助的网易《超级颜论》特别节目,这期特别节目没有习惯的《影事》,也没有《论语》,没有《少数派报告》,甚至没有头条,没有主题,但是我们有音乐,只要有音乐,我觉得这样的节目都会显得非常别致。在这期节目开始之前,我想特别介绍一下张晓舟先生,这是我的师兄,也是世交,他是著名的乐评人,曾经是著名的体育记者。

颜强: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张晓舟的父亲和我父亲曾经是大学同学,我们这种世交可以回追半个世纪。

颜强:这跟我跟詹俊以前打过架还是有一点区别,晓舟比我大一两岁,比我们高三届,但是我们的渊源往回追50年,50年以前,那时候足球还不像现在这样,但是那时候足球和音乐之间就已经产生了非常深切的关系,可能在所有的艺术形态当中,音乐和足球的连接是其他的艺术形态难以比拟的。

张晓舟:这跟上个世纪60年代,尤其是英国音乐文化兴起有关系,以及在劳工阶层足球也得到了很大的普及和发展,包括电视媒介,促进了音乐和电视。

颜强:大众传媒的手段丰富和其他社会族群之间的交融,导致足球这方面的融合,在这期节目开始之前先要看一下我们的音乐歌单,我们开篇的时候用的Glory, glory, Man United,就是曼联的队歌,这期的主题是俱乐部的队歌,我们提及的都是欧洲职业足球当中非常著名的豪门俱乐部。由曼联队做开篇很正常,因为曼联俱乐部的联赛冠军次数还在增加当中,曼联之后是《蓝月亮》,曼城队歌,会有三个意大利豪门的队歌给大家欣赏,再会去到巴萨以及皇马,最后收篇是另外一首著名的队歌,之所以选这些队歌做一个排序,有我们自己的逻辑和道理,接下来我和晓舟的讲述中能找到这种逻辑。先说一下曼联这首队歌,你最早是什么时候听到这首歌的?

张晓舟:这首歌我最早听都不是作为曼联队歌听,这个歌实际上怎么讲呢?可能是足球歌曲里面渊源最典型,甚至可以说政治正确的,怎么讲呢?因为它最早的起源是英国,但是我最早听是把它当成一个美国的民歌,John Browns body,约翰布朗的尸体或者遗体,它的背景是19世纪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是这样一个歌,后来被有的南北战争题材的电影用作电影插曲,就开始普及。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这首美国民歌传到了中国。可是它最早是一个圣歌,赞美诗,是发源于英国的。

颜强:这跟曼联球迷和俱乐部的形成有关系,曼联最早叫牛顿希斯LYR队,兰开夏和约克郡铁路工人组成的俱乐部,包含不同地域文化之间的交流,有宗教背景也很正常,因为很多西方音乐的起源跟宗教是有一定渊源的,从旋律和曲风上的感觉,《光荣属于曼联》是很足球化的上场,球队上场的音乐,但是接下来有请现场这位给我们放一下另外一种风格的队歌,弹一弹《蓝月亮》,我觉得曼联和曼城的对立真的在很多细节中都可以感受得出来,让我们听一听现场键盘传出来的《蓝月亮》的旋律。我在缅因路听过很多遍《蓝月亮》,传唱最多的是这两句,“Without a dream in my heart,Without a love of my own”,绝望至极的一首歌,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首歌为什么能成为曼城的主题歌,随着曼城的兴起,已经传唱四方了,《蓝月亮》本身是很美,又很诡异的音乐情节,说明一些队歌的源起。

张晓舟:想请你分析一下,跟一首队歌,当然曼联显得比较独大,用很昂扬的,赞美诗的这样一种来作为队歌是比较自然的,曼城用《蓝月亮》这样一首,其实是情歌,怨曲,你觉得跟球迷特定群体他的心理,历史积淀有没有关系?

颜强:绝对有关系,特别能吻合六七十年代劳工阶层,working class的群体,曾经这个城市是世界的工厂,而且劳工阶层在六七十年代经历产业变革之后,失业和转产的人数特别多,所以生活压力非常大,因为英国一直到1963年才废除了劳工阶层的顶薪制度,原来是一个星期的周薪不能超过五英镑或者三英镑,废除之后是加剧了劳工阶层上下的分化。相信很多人,尤其在英国那么一个天气比较阴郁潮湿的环境当中,社会等级非常森严的环境当中,这首歌传递出了很多人心里上的悲伤,有这样的歌就必须来点酒。上酒了,给张老师多倒一点。

张晓舟:在曼城长期没有成为英国足坛的主角,也确实有一些曼联球迷喜欢嘲讽人家,英国足球文化里面有一个特别正常的,它的地域性,乃至社区性,哪怕是一个烂队,都有很多名人支持。

颜强:所以说到《blue moon》,不可能不提OASIS,小加拉赫他有一个翻唱版本的,我们可以听一下他翻唱那段,我第一次听到他唱歌唱的这么规矩。

张晓舟:他翻唱这个版本的六分多钟,曼城队歌一般给我们听的版本是两分多钟,甚至一分多钟。

颜强:这里我们必须打断一下,插播一下广告,大家如果想听到这样的音乐,能够让自己随时听到这样的音乐,一定要下载网易刚刚推出来的网易云音乐的手机APP,云音乐对于以音乐方式交友,以音乐方式触及其他不同的生活形态,文化类型是极好的工具。

张晓舟:这是我听到的可能是最好的翻唱队歌的版本,你看,这是非常细致的整个编曲,长达6分多钟非常慢的,已经完全不像一首足球歌曲。

颜强:但是这样的歌曲还不少,这样的风格,这首歌的写作者是理查德-罗杰斯,我觉得他是很传奇的作曲者,在咱们这期节目当中,他还有一首歌将会出现,那首歌作为队歌来讲,可能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队歌。60年代悲伤的情歌来做队歌,如果去到一个球场看球,提前30分钟进场,这时候现场唱出这首歌,不管是麦克风唱出来的还是现场唱,给人的感觉非常好,因为去到那儿找座位,坐定看看周边什么样的人群,环境,场上有没有人训练,这是渐进式接近比赛的过程,这时候唱这首歌是非常合适的。 Glory, glory, Man United,这首是球队上场音乐,最后放的压轴歌曲则是通道音乐,由上场通道走上球场那一瞬间绽放出来的音乐,当然我们会压后一点再提到那首歌。受到曼联、曼城,不得不提跟这两个球队以及其他的球队有关的一个人,就是巴洛特利,巴洛特利这个赛季在曼城非常失意,他离开曼城回到了他的故乡,他的故乡给中国球迷留下了很多著名的队歌。

张晓舟:巴洛特利,包括以前维埃里转会转这么多,各个地方的队歌都得会唱,也挺辛苦的。

颜强:我们这个年龄来看,中国球迷最早熟悉的队歌之一应该就是这首米兰,前奏的音乐很适合大众传媒电视剧传播,短暂、明亮、清晰。

颜强:这首歌不需要放太长,能不能现场放一放国际米兰的队歌,我只是偶尔听到而已,《Pazza Inter》

张晓舟:这是首不错的歌,扎内蒂、卡纳瓦罗都是情歌王子,唱得不错,可能国际米兰的球迷知道有一个老的国米的队歌,后来换成了这个,这首《疯狂的国际》,但是现在很尴尬的,可能很多人知道这个赛季这个歌没了,原因是版权,因为原来的创作者告了国际米兰,因为一个队歌很难估算它给你带来了多少利益,包括对你的品牌,这是没法估算的,这个事情没有了之前,国际米兰尊重音乐家的版权。

颜强:这倒是反映出整个音乐行业当中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对于版权的保护和音乐创作收益如何实现。

颜强:而且队歌又是更模糊的区域,因为真正创作出来的队歌,别说真正创作出来的队歌,哪怕是带一定指向性的队歌以工业化产品流水线生产还是挺难的,还是约定俗成,自然生长的过程。

张晓舟:另外一个话题,国际米兰俱乐部的态度也是一种尊重知识产权的态度,但是另外一个话题,就是一个尴尬,国际米兰新老队歌的交接也反映了一个尴尬,就是说有时候这个时代可能需要推陈出新,你觉得老的队歌已经不适用了,想换一个,但是不是那么容易换的,甚至中国大多数俱乐部就根本没有找到这个队歌。

颜强:中国通俗音乐,流行音乐这方面的出产量不是特别高,随便举一个例子,贵州,现在贵州有中超俱乐部,这些球迷找不到一首能够让大家传唱,而且能够表达自己热情的一首歌吗?

张晓舟:最说明足球文化积淀够不够深,有时候就是从队歌,或者啦啦队歌反映出来,队歌不是你想写就想写的。

颜强:我前两天碰过这么一个事,有好些人想给中国国家队写一首队歌,不管是队歌也好,啦啦队歌也好,就是国家队比赛的时候传唱的。

颜强:最终根本没法实现,哪怕他去想这应该是什么样的节奏感,什么时候有很宏伟的场景出现,如果你去设定情节的话,去制造的话,会非常艰难。

张晓舟:女足世界杯田震跟女足球员,因为在中国举行,去约人来写这样的歌,随着女足世界杯过去了,这个歌也没有留下来,也没有接着再唱。有一回在女足的赛场,也是国家队的,我看到他们在放蔡依林《爱情36计》(笑),它变成了出场曲,这是很尴尬的。

颜强:包括《铿锵玫瑰》最红的时候,也是沿用了别人成功的曲目作为自己的推广。

张晓舟:球迷不认同这是没有办法的。包括恒大现在的足球文化,广州的球迷文化不能说不厉害,非常厉害,恒大也非常有钱,想制造这种东西,但是你去制造是没有用的,到最终我在恒大的主场他们唱的最多的是Beyond《海阔天空》,尤其是在落后那种悲壮(的情形)。

颜强:其实《海阔天空》就应该具备天然上升到队歌的潜质,而且它的英雄主义情节更重。

张晓舟:对,很容易悲壮,如果变成合唱的话,包括《蓝月亮》,一个人唱的话,是一个非常忧伤的,你可以唱得像个怨妇一样的,但是如果是一百个人就不一样了,如果是一万个人就很可怕了,那就变成悲壮了。

颜强:一万个怨妇的力量是很大的,咱们这儿就先打断一下,那边已经《海阔天空》了。这个环节走完之前还是要听一下尤文图丝的队歌,米兰,尤文,国际,这是意大利传统三豪门。不管怎么样,有一个人,在这三个俱乐部当中效力过,而且现在还活跃在欧冠的赛场上,前面提到一个巴洛特利,串联起曼城和米兰城之间的关联,现在说的人是最特立独行,这是他穿尤文队服当中的表现。欧冠当中也有类似的场景,打巴萨,马中赤兔,人中吕布,足球场上的吕奉先。欧冠那一场的进球,这是对旧主的进球。

颜强:但是最讨厌,最恨的一个队恰恰也是你支持的一个球队,我觉得他去年出的自传,我没来得及细看,很多人都说伊布给自己写了一本自传,居然大部分篇幅在骂巴萨,可见他在巴萨的经历非常特别,他对瓜迪奥拉充满敌视。接下来我们进入巴萨的环节。

张晓舟:我认为大部分的队歌都是口号式的,说难听一点,无产阶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蛮不讲理的一种宣泄。我们一定要注意,队歌不是让你一个人在家里用你的iphone也好,音响也好来听,你要考虑到诺坎普10万人,我两次在那儿跟着唱巴萨的队歌,感觉不一样,10万个人喊口号,你试试。巴萨的队歌,我们再听一下皇马的队歌。

颜强:其实从这两个音乐的对比就能看出这两个城市,两个地域的区别,巴塞罗那是海港城市,外向,包容性非常强的地方,从它的球队组成,五六十年代就有那么多外籍球员出现,60年代整个把俱乐部的发展管理大权交给荷兰人,甚至到范加尔的年代,本土人才上升空间甚至受到外籍人的挤压,不管怎么样,可以跟各种各样的各国新鲜文化组合在一起。皇马也是吸引各地的外国人才,从斯蒂法诺开始,但是整体上还是坚持自己白色的传统,白色是贵族领袖。

张晓舟:说到传统的问题,不管是克鲁伊夫还是范加尔,在更衣室都是说加泰罗尼亚语。队歌的选择,尊贵的血液,如果巴塞罗那也选择一首古典的,华丽的,美声的歌也没问题,多明戈是皇马球迷,卡雷拉斯是巴萨球迷,帕瓦罗蒂死之后就剩下这两个人了,卡雷拉斯经常发表各种言论,多明戈唱得不错,唯一的遗憾是他是皇马球迷,其实皇马的球迷也唱很多类似的,他们经常自己唱的更多的还是最后的madrid madrid,跟巴萨,巴萨一样的。有一个电视台很搞的,他找了一帮巴萨球迷和一帮皇马球迷唱歌,但是歌词改了,反转,唱巴萨队歌最后喊的是madrid madrid,唱皇马的时候反过来是巴萨巴萨。

颜强:西甲的音乐,文化选择有一种拉丁式的聚众感觉,也许不是胁迫,但是肯定是引领很多人,甚至一些人在盲从当中就进入了马德里或者巴萨的情节,回看一下意大利的三大豪门,也是拉丁的音乐,显得比马德里和巴萨这两首稍微轻松一点,也是进行曲曲风的,差别更大一点的是在于曼联、曼城,曼联那首歌跟米兰,甚至跟巴萨有些相近的地方,曼城走的是另外一个路线,而这种悲伤的情歌成为队歌还有一个最好的例子,那就是《你永远不会独行》。

张晓舟:说到队歌里面,英国是老大,非常丰富,比其他国家丰富多了,有这种队歌文化。

颜强:这是2005年伊斯坦布尔进行的欧冠的决赛,上半场0-3落后AC米兰,下半场般平比分,而且点球阶段完成了不可思议的逆转,这也是足球史上的伊斯坦布尔奇迹,当年的阿隆索。这首歌的前奏也是低沉、压抑,甚至有些婉转的地方,但是它的力量积蓄不断的在提升,到最后唱出了最高潮。可以跟大家说这首歌的背景,作曲人是罗杰斯,他不但写了这首歌,它也写了《蓝月亮》,这是非常出色的情歌的作者,但是这首歌不光是情歌,写的是有爱尔兰民风的聚众的感觉,最早是从歌剧片断截取过来,到了60年代翻唱成为单曲,成为英国非常流行的一首歌,我觉得这首歌真正大红跟猫王有一定的关系,猫王进入中后期之后翻唱了大量的散曲,包括《蓝月亮》这样的老歌,包括《你永远不会独行》,我听过猫王唱过三个版本的《你永远不会独行》,最老的版本在拉斯维加斯声带都受损了,非常低沉,不管怎么样,他唱完之后这个歌传播出去的影响力巨大,这个歌回到球场当中,几万人聚集的时候,俱乐部现场一放这个歌,大家就很认同,大合唱带出的悲壮感觉难以言喻。

颜强:这首歌不光是利物浦,凯尔特人的,费耶诺德的,特温特,海伦芬等等很多队都是这首队歌。

张晓舟:但是版权呢,我不知道版权问题是怎么解决的,说明并没有垄断,你没有买断,作者早年可能就死了,已经被你们唱成这样,算了。

颜强:最早从歌剧里面摘出来的时候,版权就搞不清楚,无头案了。不管你是不是利物浦球迷,看到这段画面,听到这首歌给你带来的冲击和震撼是难以想象的,一个人一辈子当中也得经历这么一场比赛才能真正的感受到足球的伟大和音乐的不朽。

颜强:为了他的睡眠着想,为了他的家人着想,还是早上起来看比较合适。这是我们这一期对于足球队歌的一些介绍,喝启力添动力,这一期娃哈哈赞助的网易《超级颜论》特别节目,我们的主题是队歌,遴选了大概八九个不同欧洲足球俱乐部的队歌,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音乐和足球之间的文化渊源,这也是为未来看球能带来更多的快乐,谢谢张晓舟,谢谢各位!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联系方法招聘信息客户服务隐私政策网络营销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