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在线注册
不只是一首曼联队歌!这首歌从战场唱进球场

今天的话题将围绕一首曼联队歌展开。大家先听一段耳熟能详的歌,然后再往下看~

这首古老的歌曲发源于英格兰,原名非常长:《Oh brothers, will you meet us on Canaans happy shore》(噢,兄弟们,我们会在迦南乐土相遇吗),是清教徒们聚会时的赞美诗。这个超长的名称是这首歌的第一句词。不过,这首歌为人们所熟知的地方不是它的故乡,而是大洋彼岸的美国。

在16世纪末到17世纪初,英国逐步在北美进行殖民扩张和贸易活动。当英国人到达美国东岸的时候,把他们最初的管辖区称作“弗吉尼亚”(Virgin-ia,virgin就是处女之意),这名字显然跟“童贞女王”伊丽莎白脱不开干系。1620年,闻名遐迩的“五月花号”就装着35个清教徒在内的乘客,和他们自己签订的《五月花号公约》来到北美大陆,给美国的早期历史开了个头。

后来,原为英国殖民地的美国,在法国的帮助下赢得独立,并且迅速发展。不过,由于北方资本主义和工业的快速发展,自由州和奴隶州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烈,美国将面临一场内战。

这里要提到一个人,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他曾积极参与“地下铁路”活动,积极帮助黑人奴隶从蓄奴州转移到北方。后来他参与起义,被捕后英勇就义。

在林肯就任总统,南北战争打响以后,为了纪念布朗,被带到美国的《兄弟们》一曲被改编成了《约翰-布朗之歌》:

当然,这首歌填词比较粗俗,后来被重新填成一个新的版本,也就是流传极广《共和国战歌》:

这张图各位会感到眼熟吗?对,这是老游戏红警2里的伞兵。熟悉这款游戏的玩家们会知道,伞兵是美军的特色,苏军必须通过占领机场才能使用。历史上,美军的伞兵也确实够有名,游戏里的技能算是配得上特别待遇。

二战后期的欧洲战场上,美军的第82和第101空降师跟随美英盟军南征北战。由于拥有远超一般部队的机动性,他们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最危险的位置,担负起最危险的作战任务。

当然,能加入这样部队的自然是勇士中的勇士,早有至生死于度外的觉悟。在当时的盟军伞兵部队里,也传唱着一首军歌,改编自《共和国战歌》的曲调,叫做《伞绳上的鲜血》。这个曲子听上去让人觉得欢快愉悦,但其实是讲述一个菜鸡伞兵在练习跳伞时,由于操作失当没能开伞,只能坠落地面,一命呜呼的过程。

这首歌最鲜明的特点就是血腥。在《共和国战歌》里,副歌部分最主要的词就是“Glory, glory, hallelujah!”,Glory就是光荣之意。而在这首歌里的副歌则是:“Gory, gory, what a hell of a way to die” ,后半句说的是死法太难看,Gory则说的就是血腥。

此外,歌词对跳伞身亡这个过程有一个全面的刻画,可以说是死得“活灵活现”了:

鲜血洒在伞绳上,脑浆粘在降落伞上,肠子挂在伞兵衣外摇晃,他摔得粉身碎骨,战友们把他从靴子里“倒”了出来,他再也不用跳了……(此处拒绝配图)

如果有时间的话,经典剧集《兄弟连》关于伞兵是不可不看的佳作,讲述的是美国101空降师在诺曼底地区当中的真实故事。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这段恶趣味颇强的军歌。 下面这个视频是军歌和电视剧的一段剪辑,比较血腥,吃饭及胆小者慎入……

相信没有球迷不曾听过曼联的一版队歌《glory glory man utd》,而这首歌也是改编自《共和国战歌》,不过这首歌作为足球圈内的改编歌曲,可以说算是晚辈了。

首先是诞生在上世纪50年代,苏格兰的爱尔兰人俱乐部(Hibernian F.C.)的《glory glory hibees》(光荣属于爱尔兰人)在歌词里,他们把自己吹捧为英国、乃至欧洲范围内的劲旅。其实也算不上吹捧,他们在1946年-1953年期间3夺苏格兰联赛冠军,三次位居次席,战绩相当彪炳了。要知道,流浪者和凯尔特人双雄加起来拿下了101次冠军,爱尔兰人和弗爵爷曾执教的阿伯丁以及哈茨各拿过4次,已经是并列第3了……

在当时金元足球尚不盛行的情况下,爱尔兰人坐拥The Famous 5五大名角:史密斯、约翰斯通、莱利、特恩布尔和奥尔蒙德。跟后来夺得欧冠的“里斯本雄狮”凯尔特人首发阵容里11个首发都来自主场30英里范围内类似,爱尔兰人的这5位核心球员仅有奥尔蒙德花了1200英镑重金引进,剩下的都是青年联赛引进或是从梯队提拔,放在今天真是无法想象的。

接下来就轮到热刺了,这首《光荣属于热刺》诞生在60年代初。这首歌词的大意是:热刺是世界上最强的球队,是北伦敦的荣耀、白鹿巷的王者。忠诚的热刺球迷追随球队,一场不落。

当时,热刺在名帅尼克尔森的带领下踢出了华丽的足球。他执掌球队的当天下午,首战就10-4狂屠埃弗顿。随后,还曾在足总杯上面对克鲁时,曾打出半场10-0,全场13-2的惊人比分。除了能进球,还能拿冠军!在60-61赛季,热刺从第一场开始打出一波创纪录的11连胜,整个赛季42场比赛打进115球,还成为第一个夺得联赛足总杯双冠王的球队!到62-63赛季,热刺以5-1击败马竞,夺得优胜者杯冠军,实现英国球队欧战0的突破。而他从米兰以99999英镑引进麾下的神锋吉米-格里夫斯更是英格兰顶级联赛最高产的前锋,总共打进357球,无人能望其项背……

利兹联的这首歌则是1968年诞生的。这一年,曼联拿了欧冠、曼城拿了欧联,而利兹联终于在功勋教练唐-里维的带领下拿下城市博览会杯(联盟杯前身)和联赛杯冠军,实属不易。随后的五年里,里维的球队在豪强们的夹击下又两度联赛夺冠,拿下足总杯博览会杯,实属不易。当他挂印离去时,继任者克拉夫碰了一鼻子灰,44天就黯然下课,可算是在更衣室里感受到了什么叫《该死的联队》了。

曼联的版本出来的最晚,影响力也最大。1983年,在阔别足总杯冠军6年后,罗恩-阿特金森执掌的曼联再次杀入足总杯决赛,这首《光荣属于曼联》也就此诞生。歌词中提到了当年的巴斯比宝贝“busby babes”,也提到了1977年带队夺冠的教练汤米-多切蒂。歌词中充满了对渴望重夺荣誉的渴望。歌曲诞生后,曼联顺利夺冠,并且在三年后迎来了他们的真命天子——弗格森爵士。

后来,这首队歌又经历了两次改动。先是加入了舒梅切尔、吉格斯、坎通纳、基恩等曼联90年代核心球员。最新的版本里,则有鲁尼、C罗、吉格斯和内维尔(也不是很新了)。

据说,大家更加熟悉的《团结就是力量》也是改编自《共和国战歌》,大家给个意见吧,反正小编我是不太信的…….欢迎大家积极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给出你犀利的观点评论~我们下周四再会~

世界杯在线注册
直击:沙尔克球迷唱曼联队歌辱枪手 主队拥趸沉默

曹锐,阿森纳死忠,93次现场观看枪手比赛,曾在25个不同球场支持枪手。在观看了阿森纳主场0-2不敌沙尔克04的比赛后,曹锐撰写了看球笔记,讲述了在主场见证枪手失利的全过程。在沙尔克打入第二球之后1秒钟,整个球场像定时一样大批球迷朝出口退场来避免交通拥堵。

曹锐,阿森纳死忠,93次现场观看枪手比赛,曾在25个不同球场支持枪手。在观看了阿森纳主场0-2不敌沙尔克04的比赛后,曹锐撰写了看球笔记,讲述了在主场见证枪手失利的全过程。

记得上一次见到成群结队的沙尔克球迷是1年半前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当时的我还住在曼彻斯特,比赛日当天市中心到处可见沙尔克球迷高大魁梧的身影,时隔一年半,沙尔克球迷也有幸来到北伦敦做客到另外一支英超劲旅阿森纳的主场进行比赛。虽然我出门时间是下午5点,但是通过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得知,沙尔克球迷早在早上11点就开始在酋长和海布里附近开始高唱队歌和进行预热了,这也让相比之下冷静理智很多的英国人感到有一点诧异。

总体来说,英国国内的4项比赛,最重要的而且票最难拿的还是英超联赛,究其原因,实属周末作怪。很多人周中工作比较忙,有时甚至需要加班,所以周中欧冠的票,特别是小组赛主场欧冠的票卖的特别慢,甚至有时会出现剩票情况。而周末比赛相对时间比较轻松,大多数非极度狂热球迷都选择周末观赛,忽略周中比赛。作为热情国际枪迷,中国枪迷们当然不会错过任何一场比赛。今天的比赛吸引了很多我个人熟悉的中国球迷的前来观赛,从东北部的纽卡斯尔,中西部的伯明翰,伦敦西南的瑟里郡,和住在伦敦的阿森纳球迷们赛前都聚在老海布里球场旁边著名的gunners球迷酒吧相互寒暄并讨论上周六的比赛,在现场阿森纳乐队的伴奏里,大家聊得不亦乐乎。

比赛开始之后,场面上主场作战的阿森纳完全不在上风,几乎被沙尔克全场压制,而做客的沙尔克球迷也用自己的方式展示了德国球迷的风采,从“蚁震”到“围巾墙“,从曼联队歌的德国版到坎贝尔之歌的德文版,无不体现了鲁尔区球迷的疯狂。相比之下,在球队的低迷表现之下,阿森纳球迷难以喊出任何长时间的歌声,继诺维奇客场之后,整个酋长球场再次变成了沉默的海洋,而个别球迷也以各种极端的语言对球队进行批评和指责。在沙尔克打入第二球之后1秒钟,整个球场像定时一样大批球迷朝出口退场来避免交通拥堵。

在又一场郁闷的比赛之后,阿森纳球迷似乎已经接受了现实,在各位世界级球星离队的这几年,从球迷一开始的反抗到今天的沉默,时间似乎就是最好的见证者,这也不难让我们陷入一个很经典的思考:作为竞技体育商业化的时代,什么样的球队才是最好的典型?在跟很多阿森纳球迷多年的交流看来,我们并不羡慕切尔西和曼城的巨大资金优势,我们困惑的只是在有钱可花的情况下教练没有在转会市场上补充和弥补阵容的短板。培养球员是每个俱乐部应做的责任,但不只是小俱乐部的责任,在金钱化的今天,阿森纳已经成为了唯一一个年轻球员的摇篮,而所有阿森纳球迷所应当期望的是在培养年轻球员的同时在球员交易上达到数量和质量上的平衡。周六阿森纳将迎来女王巡游者的英超第九轮比赛,现在的每一场比赛对枪手来说都无比关键,在逼到绝境的时候绝处逢生的感觉相信也是足球世界里最深刻的一种体验。